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超維術士 > 第2129節 定制化

超維術士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萊茵對于樹靈的行為,并沒有多說。
    這個隱藏房間本身就是安格爾發現的,而且能進入其中,也多虧了安格爾的域場。哪怕是按照冒險者最常用的庫爾納契約,來進行遺跡探索的利益分配,安格爾也該占據最大份額。
    所以,傳送陣盤交予安格爾,是沒有異議的。更何況,其他人拿著陣盤用處不大,目前也只有安格爾能不受噩夢之光影響,安全的使用傳送陣盤。
    安格爾也沒有推拒,傳送陣盤對他而言,也是一筆非常不錯的資源。至少,以后外出想要回來時,可以節省施放位面夾道的材料費。
    見安格爾收下傳送陣盤后,萊茵道:“等你有空的話,我帶你去測試一下,這個傳送陣盤的最大傳送距離。”
    安格爾點點頭,如果真的能跨越位面進行傳送,就正如樹靈所說的,這就變成戰略道具了。
    譬如,在進行異界資源的偷渡上,這絕對是大殺器。異界資源,無論是生物還是魔材,都非常的有價值;可惜以往都被極端教派把持的位面傳送陣,想要進行異界資源偷渡,并不是那么容易。
    當然,萊茵也可以開辟位面通道,但耗費的材料太貴,不太值得。
    所以,如果陣盤能進行位面傳送,哪怕只有安格爾一人能傳送,也不會妨礙太多價值。大不了借一個巫術花園給安格爾,想要借道異位面的人,都藏于巫術花園里就行了。
    在聊完陣盤后,萊茵回頭看了眼籠子里的傳送陣,對安格爾道:“雖然通往星池遺跡的傳送陣我已經關閉了,但它并不能關閉傳送陣盤的傳送,所以,未來那位名為庫洛里的煉金術士,依舊有可能會借著傳送陣回返。”
    “你如果還要繼續留在這座遺跡,一定要隨時注意感知對方傳送陣盤的位置。一旦他真的朝著遺跡過來,你一定要第一時間丟下傳送陣盤,通過位面夾道離開。”
    雖然從《庫洛里記事》里能大概看出,庫洛里的性格陣營應該偏向秩序。但就算再秩序的巫師,看到自己的實驗室被人闖進來,估計也不會有多開心。哪怕……是廢棄的實驗室。
    作為巫師,任何時候都不要將自己的生命安危,寄托在他人的憐憫上。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一旦庫洛里真的回返,絕對不要去賭他是否仁慈,迅速離開才是上策。
    “我明白。”安格爾看向地面那復雜的傳送陣:“只要我還住在這里,我會固定時間去感應傳送陣盤的位置。”
    “你明白就好。”萊茵頓了頓,看向周圍依舊被紅光遮掩的位置:“既然,傳送陣的隱患暫時解決了,那我們繼續探察一下房間其他地方,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線索,順道排查危險。”
    約莫花了十分鐘時間,他們將這座房間的所有區域,包括天花板和陰影角落,全部探察了一遍。
    房間并不大,估計也就外面書房面積的八分之一左右大小,除了傳送陣外,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也沒有什么危險隱患。
    這也說得通,有噩夢之光在這里充斥著,根本不需要設置其他機關。
    “這間房應該就只是庫洛里用來休息,以及做一些小型實驗的地方。唯一有價值的就是傳送陣,以及那些書。”樹靈頓了頓:“我們要不先回書桌,把那些書搬到外面去?”
    樹靈話音落下后,卻并沒有立刻得到回應,他疑惑的看向安格爾,卻發現安格爾正注視著一個頂部造型有點像微縮陳列臺的中小型煉金設備。
    這個設備是他們從一個柜子里發現的,這個柜子也是他們最后探索到的東西。
    “這東西有什么問題嗎?”樹靈好奇伸過頭,問道。
    “這應該是某種煉金實驗設備,但我以前沒有見過,不知道具體是做什么用的。”安格爾道。
    樹靈也看了眼這個實驗設備:“最上面的陳列臺,有點像陳列魔材用的。或許是針對魔材的實驗設備。”
    安格爾沒有吭聲,煉金之眼也鑒定不出什么結果,或許只有親自試用后才知道。
    “這東西反正擺在這,你晚點再研究也行,我們先把這些書冊和皮卷拿出去。”樹靈:“一直待在這紅光里面,總有種不安全的忐忑感。”
    安格爾想了想,點點頭。這實驗設備應該是某種特制設備,晚點再研究也行。
    說是轉移書籍,但實際上他們是直接將書桌一起塞進空間道具中。
    做完這一切,他們終于離開了噩夢之光的范圍。
    重新回到門口,安格爾右眼的綠紋也慢慢的隱退,域場瞬時消失不見。
    萊茵看著域場從有到無,眼睛里閃過明亮的光彩。這種奇異的能力,和他以往所見完全不一樣,就連性質仿佛都是天差地別。
    不過,萊茵雖然心中有強烈的好奇心與探究欲,但終究還是按捺住了詢問的心思。
    萊茵強行將注意力從安格爾的右眼移開,看向門后那浮動的濃烈紅光。
    “根據庫洛里的記載,噩夢之光效果驚人,其產生的威脅,連傳奇之上都很難應對。為了避免出問題,這座隱藏房間的秘密,我希望你們能保密。”
    萊茵這句話顯然是對著安格爾說的,樹靈雖然愛八卦,但他也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安格爾點點頭:“連導師也保密嗎?”
    萊茵:“這倒不用,桑德斯已然知道這間隱藏房間,就沒必要再遮掩。晚點,如果桑德斯在夢之曠野找你詢問,你直說就是,他會有分寸的。”
    在提醒了這件事后,萊茵又深深看了眼噩夢之光,便大踏步的離開。
    安格爾與樹靈緊隨其后。
    回到書房后,安格爾將書桌從手鐲里拿出來,大量未讀的書冊與皮卷,紛紛滾落。
    樹靈眼睛一亮,已經看到了《庫洛里記事之四》,伸出手便拿了起來。雖然萊茵說后文并沒有太多對當前有用的信息,但看看傳奇之上眾巫師間的八卦,也是一種樂趣。
    眼看樹靈就這么翻開準備深讀,萊茵打斷道:“樹靈你就留個分身在這,和安格爾一起,整理這些書籍。將其中的信息,整理復刻。”
    之所以是復刻,是因為萊茵打算將原本還是放回隱藏房間。
    這里畢竟是庫洛里的實驗室,而且庫洛里有很大概率還活著,翻翻手稿,攫取一些知識就罷了;太過肆意妄為,并不是一件好事。
    &nbs
    inject()
    p;雖然太平不一定會長存,但至少粉飾一下。
    “你不留下來嗎?”
    萊茵:“我這幾天想通了一些事,我還需要回去和其他人進行商議,關于夢之曠野的事。這件事,更加的重要。”
    萊茵說到這時,再一次對安格爾確認道:“你不介意我將夢之曠野的事告訴其他人吧?”
    安格爾自然不介意。
    萊茵又道:“登錄器你那邊還有多少?”
    “還剩十多個,不過煉制登錄器很簡單,一次性煉制百個都可以。”登錄器最重要的是其上的魘幻入夢,對材料本身并無限制。
    “那你等會先把剩余的給我,其他的,盡快煉制出來。”萊茵:“放心,你付出的這一切,樹靈都會記錄下來,不會白要的。你需要什么材料,都可以直接去材料大廳拿,不用報備。”
    安格爾點點頭,目前夢之曠野看上去發展的還不錯,但其實進度還是很慢。如果有更多的巫師進入,發展速度會加速很多倍。
    “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個請求。”萊茵:“我可能最近會需要你用夢海螺,去拉一些事物進入夢之曠野。一來,是為了茶話會;二來,我也有私心,想要驗證一些事情。”
    這一點安格爾也不可能拒絕,想要讓茶話會在夢之曠野瞬間發光發熱,砸資源是必需的。至于萊茵的私心,安格爾也不在乎,反正他隨時隨地能監察天地。
    說完這一切,從安格爾手上接過登錄器后,萊茵便準備離開遺跡。
    不過,剛走出書房沒多久,萊茵又走了回來。
    “萊茵閣下,還有什么事嗎?”
    萊茵的表情有些微妙,他沉重的點點頭:“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件事,想要問問你。”
    安格爾見萊茵露出鄭重之色,他不明所以,但也回以正色:“好,請說。”
    萊茵遲疑了片刻,從口袋里取出之前安格爾交予他的登錄器——銀白金屬制作的單邊眼鏡:“登錄器的形式,必須是單邊眼鏡嗎?”
    “可以更改。”安格爾沒明白萊茵的意思,下意識就回道。
    萊茵眼鏡一亮:“那太好了!既然可以更改,不如就改成水晶球的樣子?!”
    緊接著,未等安格爾反應過來,萊茵便開始數落起單邊眼鏡的不好之處,以及突出水晶球的優異。
    不過萊茵才說沒多久,樹靈便走了過來,一臉嚴肅道:“之前用水晶球作為通訊器的事,我們內部用用就算了。但夢之曠野未來可是要廣泛傳播,你要考慮使用者的感受。就近期來說,茶話會上那些女巫,肯定不會中意。”
    萊茵語氣稍微有點緩和:“可是,水晶球很好看啊,又很神秘啊,女巫不都喜歡晶晶亮的東西嗎?”
    樹靈:“你說的是那些不諳世事,對超凡世界充滿個人幻想的新晉女巫學徒,那些站在南域頂端的女巫,可不會喜歡這種古老又笨重的東西。”
    萊茵沉默不言。
    “所以,水晶球的事,肯定不能同意。這是我們野蠻洞窟的門面,不能這么糟蹋了。”
    樹靈頓了頓,又回頭看向安格爾:“不過,萊茵之前數落單邊眼鏡的不好之處,也沒錯。那些頂尖女巫,可不一定愿意時刻戴著如此平凡普通的單邊眼鏡,如果能對這群人,進行登錄器的定制化,也可以拉攏她們的人心。”
    樹靈并沒有要求安格爾一定要這么做,畢竟登錄器是安格爾在煉制,他愿意怎么煉,是他的事。反正,只要不是水晶球就好。
    在樹靈義正言辭之下,萊茵難得被說服——他還是不承認水晶球難看,但他承認那些頂尖女巫都沒有誰會用水晶球,所以為了大局著想,他還是退讓了。
    萊茵離開了。
    安格爾和樹靈則坐回了書桌,一邊討論起登錄器的樣式,一邊整理起了書冊。
    安格爾也被樹靈的那番話說動了。
    當初之所以選擇單邊眼鏡作為外形,單純是因為他把伊莉莎的那只貓頭鷹魔寵布蕾的單邊眼鏡弄壞了,后來在煉制登錄器給里昂時,他恰好想起布蕾,心有所念的情況下,于是煉制成了單邊眼鏡。
    他對單邊眼鏡沒有執念,所以修改外形也是可以的。
    而且,他對樹靈所說的“定制化”,非常的有興趣。定制化登錄器肯定能滿足那些頂尖女巫的個性化差異,這群人滿意了,那么推廣的阻礙也會少很多。
    不過,想要完全的定制化也不太可能,畢竟暫時還要隱瞞夢之曠野的存在。突如其來的,總比鋪墊許久后帶來的驚喜要大。
    所以,安格爾無法實現完全的定制化,但研究這群女巫,模擬心態做一個相對客制化處理,應該是沒問題的。
    故而安格爾與樹靈聊的內容,逐漸開始匯聚在這群頂尖女巫的性格與喜好上來。
    從荒野女巫絲奈法,說到蒼白女巫蘇朵爾;又從籃子巫婆夏露,說到螅婆婆阿思翠……樹靈活的夠長,見到的女巫也夠多,分析起來可謂頭頭是道。
    后來,在說到真理之城的“黑爵”阿德萊雅時,樹靈突然想到了什么。
    “里維斯好像和黑爵認識,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認識的。”樹靈:“對了,我去把里維斯帶過來,畢竟是你帶回來的,還是交給你處理比較好。”
    樹靈一邊說著,一邊又安排了分身去了星池遺跡一趟,半晌后,里維斯的靈魂被包裹在一朵安息花中,送到了安格爾手上。
    樹靈:“尼斯已經將里維斯的靈魂加固了,如今放在安息花里沉睡,等蘇醒之后,他的靈魂會更加穩定,可以長時間待在外界了。到時候你可以詢問他,阿德萊雅的喜好。”
    樹靈頓了頓:“你打算怎么安排里維斯?”
    安格爾:“等深海之歌的人過來后,讓里維斯給他們證明一下,星池遺跡里的情況。然后,就放他自由吧。”
    樹靈聽后,點點頭:“你有安排就好。”
    將里維斯安置好后,他們又繼續聊起頂尖女巫的事來。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樹靈的聲音卻是慢慢變小,因為他已經完全陷入了《庫洛里記事》的故事中。
    安格爾該得到的信息也已經差不多,所以也沒有再追問,也重新將目光聚集在手中的書冊上。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超維術士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