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新白蛇問仙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新白蛇問仙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山風雨寒。
    風吹得裙擺獵獵飛舞,長發散亂遮住俏臉。
    許姓年輕男子上前欲言說,面對猛烈山風中巋然不動的倩影卻說不出話,感覺近在咫尺實際遙不可及,莫名威勢壓得他熱情退卻……
    白雨珺眼神冷漠緩緩轉身。
    臉上發絲凌亂,一動不動看著這個棋盤中渺小的連螻蟻都算不上的塵埃,某個暗中宵小選擇了他,白雨珺不知道其人謀劃多久,用一種類似魂魄干擾的法術讓眼前可憐人深陷其中。
    姓許的忍住害怕想要說些什么,卻卡在喉嚨里說不出……
    對面,神秘女孩歪了歪腦袋。
    然后眼角和臉頰出現幾片大大小小白色鱗片,同時頭頂上空出現一條張牙舞爪兇狠白蛟透明虛影……
    “你……你真的是妖?”
    許姓年輕小伙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惋惜,但一想其實挺好看,真要放棄的話心底里很難舍棄,兩年朝思暮想難以忘懷。
    外貌非常重要,如果丑容顏恐怕早早下山回去種地,世間所有人都這樣。
    沒想到的是女孩拔刀了!
    噌~!
    橫刀自動出鞘飄在身側靜靜上下懸浮,刀鋒森冷,斬殺妖魔鬼怪人命過多煞氣太重,許姓年輕人被煞氣沖撞渾身顫抖。
    白雨珺開口,聲音輕柔。
    “也許你很無辜,可是有人把你推進來為你安排也許能流傳千古的命運,入了這局命不由你再也逃不脫。”
    “兩年前我救過你,你欠我一條命。”
    “啊……?”許姓小伙愣愣聽不懂。
    “記住,害死你的另有其人,別找我,不然你的魂魄會被我的氣場碾碎灰飛煙滅,還有,下輩子別再采藥了。”
    話音落,輕輕揮動小手,橫刀帶著破空聲呼嘯而去。
    “你說……唔……!”
    噗!他最后看見的畫面是自己身上扎了一把森白直刀,渾身抽搐越來越冷,感覺像是被水牛撞擊向后倒飛猛地一震落地,接著雙眼緩緩合攏黑暗吞沒世界,在最后徹底陷入黑暗之前聽到了一聲無可奈何嘆息……
    黑暗的世界很舒服,不累,飄啊飄的像是兩年前飛過山坡花樹……
    白雨珺抬頭看向某個方向,之前布置的風雨雷電是為了掌控周圍環境查探有無外來者,就在出刀的一瞬間感覺到一股隱晦波動。
    呵呵,真的躲一邊看戲,但愿這出戲沒讓他失望……
    三天后。
    許姓年輕人感覺口干舌燥饑餓感灼燒腸胃,迷迷糊糊蘇醒。
    好不容易眼睛看清環境,是自己家里床上,床邊一個壯碩身影撅著大牛嘴對飯碗吹氣,鎮里牛妖大哥?
    “哈,你醒了,老實歇著。”
    說完繼續把熱粥吹涼準備吃飯填飽牛肚子,可是扭頭看了看躺在床上望著稀粥的許家小伙可憐兮兮眼神,牛臉抽搐把稀粥遞到床前。
    稀粥被一把搶過去呼嚕呼嚕猛吃,像是幾天沒吃過飯的餓死鬼。
    “慢點兒吃慢點兒吃~又不和你搶。”
    牛妖坐在床前慢悠悠
    反芻。
    “許家小子哎,以后別再進山瞎亂跑,遇見兇獸了吧,要不是俺正好經過山里紅花湖把你從水里撈出來你小子早就去地府哩,鹿妖大夫給你敷了藥說還得在床上躺幾天,藥費我幫你墊了。”
    年輕人努力抬頭看見胸口被粗布包扎嚴嚴實實,還有少許干了的褐色血跡,剛剛心急喝下去稀粥現在才感覺胸口一陣陣的疼,喘氣就像是用針扎……
    “咳咳~我……我沒死……”
    牛妖聞言滿臉心疼神色。
    “好好的小伙子竟說胡話,你死了還能見到俺老牛嗎?”
    老牛絮絮叨叨說了很多,可能學會說話之后的后遺癥,從受傷跌落潭水說道鎮里郝有錢家婆娘一頓飯吃了三條鯉魚,又說那婆娘可能是被水獺鬼魂附身,但凡鎮里各家各戶那些個破事兒他都知道,真是牛不可貌相。
    沒去看牛妖,心里堵得難受像是失了魂兒。
    為什么……
    他心里明白,與那個神秘女妖之間有一道跨不過去的峽谷,強行靠近只會跌下去墜入深淵,胸前刀口火辣辣疼入骨髓,她是忘了檢查自己死沒死還是故意留下一線活路?
    她當年所說是真的,沒撒謊,再次遇見會殺人。
    突然間心灰意冷,想起阿婆常常說中原老家如何如何,有一種想回去看看的沖動,離開這片傷心地。
    “牛哥,我想出去走走……”
    “走啥咧,等你好了再出去曬太陽,水田里農活俺先幫你照看點,等以后你病好了再幫俺做活補償。”
    “咳咳~不是去曬太陽,我想回中原看看。”
    “傷了肺以后可就是肺癆鬼哩,小心這輩子都討不到婆娘,中原……中原?聽行腳商說外邊到處都在打仗沒個安生。”
    “阿婆說老家還有親戚,去看看是不是還在,咳咳~”
    牛妖顯得有些傷感,可能是在同一個鎮子住得久了忽然分別有些不習慣,老牛的憨厚本性舍不得熟悉的人和物。
    “不回來了?”
    “咳咳~怕是再回不來……”
    牛妖嘆氣,不再反芻坐床邊發呆,撓撓后腰想拉犁翻水田,每次不舒坦的時候就想去田里干農活,干了農活渾身舒坦。
    許姓年輕人笑笑,勉強抬手拍了拍牛妖肩膀。
    “牛哥,謝謝你救了我,可惜我沒什么報答你,這份情先記著了。”
    “也沒啥,俺缺個媳婦,你中原親戚如果有姐姐就介紹給俺當婆娘,嘿嘿,可別嫌棄有個牛妖姐夫~”
    “哈哈~咳咳……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養了一個多月傷留下咳嗽病的許家小子告別牛妖和鎮民,踏上去往中原的商船離開南荒,像當年那樣走上漫漫遷徙之旅,站在船頭遙望崇山峻嶺漸漸遠去,孤帆碧空,載著失落年輕人去往記憶中模糊不清的中原。
    離開南荒,他看到中原戰火彌漫流寇遍地,找到阿婆魂牽夢繞的老家只看見殘垣斷壁和孤墳亂葬。
    咳嗽一直治不好,再也沒力氣上山采藥只能耕種為生。
    慢慢的,從一個年輕帥氣小伙慢慢變成胡子拉碴中年人,最后在老家慢慢老去直至生命盡頭,心里忘不掉的是那年攀山采藥,轉過一道彎,山谷里白裙長發女孩兒,還有那片花樹草坪和飄落的花瓣……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新白蛇問仙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