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166節-湘西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連李白也沒有想到,一個響指和一個眼神能夠攜帶的信息量竟然這么大,他也就只是隨便一試,沒想到居然成功了。
    要怪就只能怪曹孟德的徒子徒孫們多多少少都沾了點兒賊性,俗話說做賊心虛,心理防御值都是負的,連點兒像樣的反抗都沒有,一觸即潰,空門大開。
    即使是普通催眠師也能夠輕松搞定他們。
    魔鬼般的手段引出了那些年輕人內心深處的邪惡……
    “我要O泡,我要O泡,給我O泡,給我O泡,喝O泡果奶,把健康抱抱,喝O泡果奶,把好喝抱抱,我要O泡,我要O泡,給我O泡,給我O泡,O泡果奶要要要……”
    居然還整齊一致的蹦跶上了,也不曉得他們是從哪兒學來的,滿滿的廣場舞套路。
    誰說只有阿三會群舞來著,這些年輕人也不差啊!
    所有人的眼角都在直蹦。
    臥槽!這什么情況?
    裝逼沖液氮澡的曹孟德從來沒想過自己玩裝神弄鬼,竟然會真的碰上了鬼神。
    這手段,不科學!
    “邪,邪術!”
    囂張勁兒在眨眼間煙消云散,不復存在,仿佛從未出現過,此時此刻的眼中只剩下滿滿的驚恐。
    “那么你呢?”
    李白依然抓著曹孟德的拳頭,手腕扭轉,讓對方整個身子不自然的扭著。
    以點帶面的關節小技巧將對方壓制的死死的,就算是順勢翻滾,也趕不上李白扭轉手臂的速度。
    看到自己帶來的徒子徒孫就像著了魔一樣,在那兒蹦著唱著,曹孟德顫聲道:“咱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井水不犯河水,就此揭過如何?”
    “想的挺美,去領唱吧!”
    李白瞪了這位退休賊王一眼,順手一推。
    “我,我不要,我不要,我,我要O泡,我要O泡,給我O泡,給我O泡……”
    很難想像,一個四十多歲的糙老爺們兒,扯著鋼絲嗓子,凄厲的嚎叫變成了一本正經的唱廣告歌,這我不要無縫轉到我要,簡直是神了。
    對抗政府是作死,對抗心理醫生是死的不能再死。
    如果同時挑戰兩者,呵呵,第七人民醫院后宮歡迎你!
    《北京歡迎你》歌詞里的“北京”二字替換成“后宮”,嗯,可以想像一下……再堅強的三觀也會崩。
    無良的大魔頭搜索到廣告音樂,在一旁熱心的給他們伴奏。
    酒店大堂里的人默默拿出手機,開啟了視頻攝錄功能,連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會長“鬼手”劉九也不例外。
    單曲循環三個回合,催眠術效果終于解除。
    漲得老臉通紅的曹孟德威風不再,更無臉見人,帶著一眾徒子徒孫灰頭土臉的往酒店外走去。
    還沒走到自動轉門前,大堂經理將他們攔了下來。
    五星級酒店正占著理,根本不怕這些家伙,二指寬的條子遞到衙門里,這些來鬧事的家伙統統都得吃牢飯。
    “各位,想走的話,先賠了錢再說!”
    退休賊王亂倒液氮,超低溫不僅凍壞了許多觀賞植物,最終灑落到地上,還把花盆和大理石給凍裂了,酒店方損失不小,怎么可能讓罪魁禍首就這樣跑了。
    “多少錢?”
    曹孟德拉不下這張老臉,想急著走人,可是酒店大堂經理卻沒打算放過他。
    “這需要工程部核算才能知道,你們現在不能走!”
    曹孟德低吼道:“給個數,一萬塊錢行了吧?”
    “現在還算不出來,要不這樣,你們把身份證抵押在這里,到時候把賠償金額計算出來,免得找不到人。”
    酒店大堂經理看出來,自己再攔著這些家伙,說不定得挨一頓打。
    “給你!”
    盡管氣得直咬牙,曹孟德從錢包里抽出了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轉過頭對那些徒子徒孫們說道:“把身份證給他!”
    其他人也蔫頭搭腦的拿出了身份證。
    交完身份證,一伙人狼狽不堪的魚貫而出,一場鬧劇算是落下帷幕。
    “老陳,你們的這位會員不簡單啊!”
    楊胖子又湊到陳永身旁。
    老陳頭得意地說道:“我之前不是早就說過,小李是我們這邊的秘密武器!”
    雖然表面上這么說,他心里還是吃驚不小,小李的惹事能力和擺平麻煩的能力同樣出人意料。
    “多謝,錢江省的小友拔刀相助,老楊,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瀟湘省的反封建迷信協會會長“鬼手”劉九走了過來,他繼承的是傳統手彩藝術,所以一言一行還帶著老底子的作派,向李白和陳永拱了拱手。
    附近其他人紛紛圍了上來,既有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的會員,也有參加成立大會的各路代表。
    之前曹孟德鬧事,自潑液氮的手段實在是匪夷所思,差點兒讓“鬼手”劉九下不了臺,給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的成立大會蒙上一層陰影。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如此尷尬的局面竟然化解的如此之快,甚至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一杯涼水破局,一個響指就讓曹孟德等人丟盔棄甲,落荒而逃。
    如此虎頭蛇尾的鬧局,在場的人都有些哭笑不得,這位退休賊王是來搞事情的,還是來送臉的。
    “會長,這兩位是錢江省反封建迷信協會的代表,李白,另一位是錢江省的副會長,陳永。”
    楊胖子作為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的骨干,連忙給會長“鬼手”劉九做介紹。
    “果然長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好,好!這次多虧了兩位,不然我這張老臉要給人抽得啪啪的,請老弟不吝指教,曹孟德用了什么法子,讓液氮倒在自己身上,卻能毫發無傷。”
    “鬼手”劉九心懷感激的再次與老陳頭和李白握手,同時不恥下問的虛心求教。
    在后來,他也看出了一些名堂。
    一杯平凡無奇的涼水破掉了曹孟德的所謂九轉光明身,這個玄門正宗的秘法,恐怕有待商榷了,現在看來,多半是江湖騙子的手段。
    老陳頭看向李白,聳了聳肩膀,老實說,他也沒看明白,雙方過招完全沒頭沒腦。
    “其實曹孟德什么法子都沒用,液氮也是真正的液氮,就這樣直接倒在自己身上,換成任何一個人都能做到,液氮與皮膚溫度相差兩百來度,在接觸的瞬間會形成穩定的蒸汽層,將液態氮氣隔絕開來,不過這個持續時間會很短暫,最多不會超過十秒,一旦皮膚溫度降低到與液氮的溫差過小,蒸汽層就會消失,到時候流下來的就不是飛快蒸發的液氮而是一塊塊凍肉,這個叫作萊頓弗羅斯特效應,把手放進液氮也是同樣的原理,如果不快點兒拿出來,哈哈哈!”
    李白哈哈一笑,為劉九和老陳頭等人解釋起來。
    一邊用科學拆穿別人的裝神弄鬼,一邊自己偷著用法術,又當裁判,又上場踢球。
    這種碾壓式的欺負人,實在是讓人感到莫名的爽快。
    自己的快樂果然還是應該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李大魔頭絕對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曹孟德要是知道這個年輕人有這樣的惡劣愛好,哪怕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如此貿貿然送上門來找抽,太TM缺德了,缺大德了!
    聽到李白最后說到不快點兒把手拿出來,劉九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難怪曹孟德只是把手伸進裝著液氮的塑膠盆里攪了幾下,然后裝模作樣的插進枝條。
    “現在的騙術越來越狡滑了,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鬼手”劉九苦笑著直搖頭,自己就差點兒上一回惡當,讓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在成立之初鬧出個大笑話,成為星城的笑柄。
    與錢江省反封建迷信協會的天生地養,自生自滅不同,瀟湘省的協會是有財政撥款的,雖然沒幾個錢,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
    如今財政開支審批越加嚴格,每年都有定數,有人多吃一口,就有人少吃一口,每一筆經費爭奪的十分厲害,就算是反封建迷信協會的這點兒小錢。
    說不定有人正等著看劉九他們的笑話呢!
    “其實也是信息差的緣故,古人認為在上天入海,呼風喚雨,掌控雷霆,甚至毀天滅地,這些都是神仙手段,但是現在,飛機上天,潛艇入海,氣象儀器呼風喚雨,發電廠制造雷電,大量的電器消耗這些電,發光,發熱,制冷,一日千里的奔走,原子彈和氫彈能夠輕而易舉的毀滅世界,我們這些人照樣還是肉體凡胎,吃五谷雜糧,生老病死,除了平均年齡比古人長點兒,也沒見得成為神仙,我還見過玩超大型磁懸浮線圈的假道士,要不是揭穿的早,說不定過不了多久還能見到真的飛劍和還有法器。”
    李白扯淡的本事又見漲了,引得周圍眾人齊齊點頭贊同。
    湖西市的清涼觀差一點兒就把高科技玩成黑科技,距離成功只差臨門一腳,沒想到惹上了李大魔頭,結果真的清涼了!
    “還是得多讀書!”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頓覺獲益匪淺的“鬼手”劉九長嘆,渾然不知自己已經站在坑底仰望星空。
    兩省反封建迷信協會在此,卻不知道最大的封建迷信就在眼前,已經成功打入我黨內部,還把所有人忽悠的一楞一楞的。
    一場鬧劇來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并沒有給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造成什么麻煩,反倒是讓曹孟德等人跌了個大跟頭。
    有人已經把“我要O泡”的魔性歌舞傳到了網上。
    盜賊界的同行們目瞪口呆地望著自己手機屏幕上那個正在領舞的老前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連六扇門都無可奈何的賊王,這是腫摸了?
    天心區、岳麓區和開福區公安系統的老少爺們兒都快要笑瘋了,賊王居然有這一天!
    氣急敗壞的曹孟德在回到家后,得知自己在酒店大堂跳舞的一幕被人傳到網上,他已經成為了盜賊界甚至整個星城的笑料,當時就吐了血,隨即被女兒女婿喊來徒子徒孫,七手八腳地直接送進了醫院。
    一場元氣大傷算是逃不了。
    這還僅僅是明面上的波瀾。
    只顧著計較自家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頭老百姓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乎,但是對于曹孟德背后的九州玄學會來說,卻意味著不小的麻煩,相當于被人隨手一巴掌狠狠抽翻在地上。
    九州玄學會覆蓋了南方十三個省和兩個直轄市,會員超過五千人,雖然比較松散,彼此聯系并不緊密,但是與剛剛成立的反封建迷信協會相比,仍舊算得上是一個龐然大物。
    哪怕錢江省和瀟湘省的反封建迷信協會會員加到一起,都不夠九州玄學會的一個零頭。
    偏偏就是這樣的大家伙,卻被剛剛成立的反封建迷信協會給教育了,這口氣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
    參加瀟湘省反封建迷信協會成立大會的會員和嘉賓至少有兩百多人,將酒店提供的一間大會議廳坐得滿滿當當。
    一遇到開會,李白就像中了詛咒似的,精神萎靡不振。
    那些老干部,就算是退了休,打起官腔來依然不減當年,這報告文學各種高大上,精神思想什么都不少,一二三四,頭頭是道。
    呵欠!
    好困!
    趴在面前的桌上,沒一會兒功夫就打起了呼嚕。
    老陳頭頗為無奈,尤其是察覺到附近有不少人時不時將目光投過來,關注這位昨日替瀟湘省協會解圍的年輕人,頓覺顏面無光。
    特么的少睡一會兒會死啊!
    錢江省協會的臉都讓這貨給丟盡了!
    瀟湘省文化部門領導發言,文聯的代表發言,藝術家協會代表發言,每個人都能上臺露臉講幾句,演示用的PPT做的一個比一個精致,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次日一早,六輛豪華大巴,兩輛十一座豐田考斯特和一輛奧迪A8L像長龍一樣停在酒店門口。
    成立大會不止是在五星級酒店聽領導發言和聽各種報告演講,還有深入瀟湘省民間,考察天下聞名的湘西巫術。
    這大概算是以理論聯系實際,來證明反封建迷信的重要性和意義所在。
    -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