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296節-詛咒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類似于染色體異常?”
    昨日李白和朱利安,凱瑟琳交流過X染色體綜合征的案例,類似于基因缺陷和染色體缺陷的病例并不少,但是能夠被人稱為詛咒的病例,就十分罕見了。
    朱利安對撒摩斯家族的情況了解并不多,比較保守地說道:“準確的說,應該是遺傳性精神病。”
    染色體包含了基因,但兩者并不對等。
    “究竟是個什么情況?能不能說說!”
    李白對于這些特殊病例總是十分好奇。
    “撒摩斯家族來自于羅馬尼亞,從公元16世紀起,就開始受到精神異常的遺傳病困擾,表現癥狀為渴睡卻失眠,持續噩夢,最終演變為無法分辨夢境和現實,如同詛咒一般可怕,有傳說其產生的原因是因為家族血脈內混入了德古拉伯爵后裔產生的變異,至今所有的醫學專家都對此束手無策,不過他們也沒有放棄,一直在尋找可以治療的辦法。”
    凱瑟琳就像是百曉生一般,不僅了解東方文化,還對撒摩斯家族的詛咒故事十分了解。
    “倒是很有意思!這種詛咒就跟柯基的短腿基因一樣頑強!”
    李白三兩口吃完牛排,又夾向下一塊。
    “柯基!這個比方很有趣!”
    朱利安一怔,隨即啞然失笑。
    柯基的短腿基因就像小圓臉一樣,幾乎能夠將所有犬種進行短腿化,短腿的拉布拉多,短腿的二哈,短腿的斑點,短腿的德牧,短腿的柴,短腿的松獅……無所不短。
    想想在五百多年的時間里,不斷結婚生育,源源不斷的引入新的基因,卻依然未能覆蓋或修正掉撒摩斯家族的遺傳性精神病,足見這個遺傳有多么頑固和強大。
    “吃好飯,我們去看看!”
    李白加快了進餐速度。
    “其實沒有用,我們紐約長老會醫院在一百多年前就接診了撒摩斯家族的病人,并且持續跟進了一百三十年,但是沒有太大的進展,哪怕使用了現代最先進的醫學和科研設備也不行,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這種遺傳性精神病,就算是緩解也做不到,估計起碼得等到人類基因序列全部解碼完畢,才能夠找到答案,現在只是完成了測序計劃,距離驗證每一個堿基的作用,依然還早得很。”
    凱瑟琳向李白介紹了紐約長老會醫院的治療進展,這個并不算什么秘密,兩百多年前的治療檔案仍然都在,而且如今全部完成了電子文檔化,醫院內的醫生都可以調閱查看。
    紐約長老會醫院的前身,紐約醫院成立于1771年,隸屬于康奈爾大學醫學院,長老會醫院成立于1868年,隸屬于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兩者在1998年合并,實力雄厚,如今是紐約規模最大的醫院。
    能夠追溯上百年的醫療檔案,可以說是底蘊驚人,換成華夏的醫院,能夠翻到50年前的檔案就已經是很了不起。
    “華夏有句話,叫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或許在華夏這邊能夠找到辦法。”
    李白卻偏偏不信這個邪,以這個世界的天地規則,如果真的是詛咒,反倒容易解決。
    “好吧!等會兒我和凱瑟琳陪你去看看,反正是無解!”
    朱利安搖了搖頭。
    撒摩斯家族的“詛咒”已經遺傳五百多年,要是能治,早就找到對策了。
    像朱利安和凱瑟琳這樣的新嫩,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歷來應對,恐怕需要耗費一生的時間,或許才有可能掌握一些端倪。
    李白三下五除二的掃空了餐盤里的食物,朱利安和凱瑟琳自取的食物不多,雙方差不多時間解決了各自的午餐。
    說來也奇怪,華夏人的胃口要比歐美白人大的多,但是偏偏歐美白人反倒比華夏人更容易肥胖。
    當三人走出自助餐廳時,那個撒摩斯家族的老者依然站在門口,試圖結識參加交流會的醫生,將名片交給對方。
    “勞倫斯先生,中飯吃過了嗎?”
    朱利安率先向對方打了招呼,撒摩斯家族是紐約長老會醫院等歐美一流醫院的常客,他自然也認識其中一些成員。
    勞倫斯·安捷倫是撒摩斯家族的管家,這次來到華夏,多半是為了給撒摩斯家族成員尋找醫生,“詛咒”幾乎貫穿了整個家族史。
    五百多年來,每一位家族成員都沒有放棄,一直都在尋找解除遺傳性精神病的辦法,但是收效甚微。
    “您是,啊!紐約長老會醫院的朱利安醫生嗎?”勞倫斯管家的目光又落在朱利安身旁的雀斑洋妹身上,笑容依舊的微微一躬身,繼續說道:“你好,凱瑟琳醫生!”
    很顯然,這位替撒摩斯家族成員操盡了心思的管家對于世界一流醫院的精神專科醫生都能夠了若指掌。
    看到朱利安和凱瑟琳二人,都能夠叫出他們的名字。
    “您好,勞倫斯先生。”
    凱瑟琳落落大方的點頭,她接著說道:“我為您介紹一下,這位是華夏錢江省湖西市的李白,您可以直接叫他李白,他對撒摩斯家族的遺傳病十分感興趣。”
    既然李白對撒摩斯家族的“詛咒”有興趣,凱瑟琳并不介意為他引鑒。
    救死扶傷,解除患者的病痛是每一個醫生的天職,這個不存在搶飯碗的說法,醫學的治療技術往往都是公開的,很少有人會為了利益而留一手。
    當然,那些制藥公司除外。
    “李白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對撒摩斯家族的幫助。”
    勞倫斯管家似乎十分激動。
    之前在許多人那里,他都碰了壁,一部分是知道撒摩斯家族流傳已久的“詛咒”,而無能為力,另一部分卻是因為不了解,而將他當作騙子,畢竟這種遺傳性精神病十分罕見,而且不像血友病那樣流傳廣泛,一直局限于撒摩斯家族內部,知道病例的人并不多。
    要不是朱利安和凱瑟琳的解釋,恐怕李白也很難相信世界上有這種頑強的遺傳病存在。
    “沒關系,我只是對撒摩斯家族的遺傳性精神病感興趣,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畢竟是為難了歐美幾百年的罕見病癥,李白也沒有自大到跟對方拍著胸脯保證手到病除,反正看情況,一步步來,如果能夠解決就順手治好,給自己多一份資歷和經驗。
    “好好,約翰先生的二兒子小托馬斯先生就在樓上的客房里,幾位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跟我來!”
    之前并沒有拒絕勞倫斯管家的那些專家醫生只是接受了名片,是否愿意出診,還得看有沒有時間,反倒是李白三人的主動讓他滿懷欣喜,當即發出了邀請。
    “走,去看看!”
    李白望向朱利安和凱瑟琳。
    “下午的交流會?”
    凱瑟琳沒想到李白說走就走。
    “沒關系,都是大人物的發言,我們回頭看視頻就行了。”
    朱利安倒是沒有放在心上,既然李白有興趣,陪著去看看也好,一人計短,三人計長,說不定能夠交流出一些新的見解。
    -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