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672節-計劃成功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由湖西市肅山區永興國際機場飛往東瀛大阪關西國際機場的航空公司值機島編號為H。
    在完成值機和行李托運后,拿著護照刷臉通關。
    剛通過安檢,三四天沒有動靜的班長同學突然打電話過來。
    她要是再晚上兩個小時,就只能等李白乘坐的航班在東瀛大阪關西國際機場落地后才能打通。
    盡管全球通的國際漫游費很貴,但是某人不差錢,懶得換卡,哪怕到了其他國家,也照樣能夠撥通,絲毫不會耽誤事。
    “班長,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在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李白就第一時間猜到了江慧雪的來意。
    “當然!我這里終于大局已定,謝謝你的配合。”
    江慧雪的語氣分外得意。
    正如她所預料的那樣,一些不安分的家伙一頭栽了進來,認定江慧雪收取別人的好處,參與不明來源資金的洗錢行為,于是向省分行大佬舉報。
    如果這兩百多萬歐元是真的來歷不明,那么這些上竄下跳的家伙將得償所愿,江慧雪在劫難逃。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這筆資金不是誰都能夠碰的,畢竟還牽扯到歐洲的幾家大使館,根本就不能查。
    德國和法國的大使館早就統一口徑:別胡說,不是我,我不知道。
    標準的否認三連。
    李白這筆現鈔雖然沒有像從龍騎士團那里弄來的四億多歐元一樣放在銀行賬戶里,但是依然被掛著號,只要一拿出來,掛著他的名字,就立刻會被上面知道。
    所以誰敢隨便亂查?保不齊要被扣一個涉及國家機密,被反查的下場。
    作為銀行高層的大佬們無不極為反感這種吃飽了撐的,沒事給上面添亂的家伙。
    如果直管領導愿意扛雷的話,最多雷聲大,雨點小的批評兩句,也就過去了。
    但是……原本就在等著這個機會的江慧雪怎么可能輕描淡寫的輕易放過,她正等著這個機會。
    省分行的領導想要大事化角,江慧雪卻偏偏抓住不放。
    縣官不如現管,同時手里還有其他一些黑資料,好湊到一起來了個連招暴擊。
    對方僅以沒有事實根據的道聽途說就風聞奏事,那么就別怪江慧雪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既然有牽涉國家機密的嫌疑,這種人怎么可能允許繼續留在銀行系統,有殺錯沒放過,必須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跳出來的這些家伙全被江慧雪的組合拳反擊直接給抽懵了,就算是在省分行里面有靠山也無濟于事,誰讓江慧雪發作的正是時候,而且有理有據有節,讓人無可辯駁,想要以級別強壓下去,也得掂量一下會不會引火燒身,畢竟這筆歐元是在上面有備案登記的錢,燙手的不行,如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給官洗(官方洗錢)了,那也就算了,特么給扒出來不是找死么?
    大使館弄回來的贓款都是官洗,無論是大頭,還是李白手上的邊角料,都不允許被人隨便窺覷。
    利用外部壓力助推催化,籌劃已久的女行長毫不客氣的將這些家伙們全部掃地出門,同時通告銀行圈子,全部上了黑名單,這輩子都休想再吃金融飯,連證券系統和基金系統都進不去,徹底趕絕。
    這一招不可謂不狠。
    在被開除的時候,還有人放狠話,想要威脅江慧雪。
    行長大人也沒客氣,直接報警,當場拿出了足以將對方送進大牢的新證據。
    誰也沒想到江慧雪手上竟然還藏有殺手锏,她并沒有把底牌一次性全部打出來,而是有意留作后手,就是為了防備鋌而走險的家伙。
    僅僅收拾掉一兩個對手并不符合江慧雪的目的,經過這么辛苦的運作,只有一網打盡才是最好的結果。
    警察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人帶走后,其他心懷不滿的人立刻就慫了,沒人敢保證江慧雪手上還有沒有什么要命的東西。
    事實上這樣的證據也只有兩份,那個口不擇言的家伙只是正好撞到了槍口上,被江慧雪直接殺雞儆猴了。
    聽完班長同學的精彩操作,李白笑著說道:“你這一手干得溜,對付這些家伙,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絕,無論如何也不能給他們咸魚翻身的機會,開掉他們后,省分行的那些領導們對你怎么看呢?”
    他倒是挺擔心江慧雪這么干后,會不會得罪上面的大佬,畢竟這場風波不啻于挑戰現有規則,打破了平衡后或許會發生一些難以預料的變化和意外。
    江慧雪漫不在乎地說道:“沒事!他們又能拿我怎么樣?現在我的支行里面只有一個聲音,沒人敢挑戰我的權威,只要不出大亂子,就算生氣也抓不到我的把柄,更何況干了這件事后,也有領導對我表示贊賞,說不定能夠抱到大腿,將來我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特么現在做都做了,后悔還有個卵用,她唯一能夠堅持的,就是一條道走到黑。
    人死奶朝天,不死萬萬年。
    李白好心好意地提醒道:“班長,你的靠山是我,千萬要牢牢抱住我的大腿。”
    “可拉倒吧,就你那小蹄膀……等等,你的那筆錢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家伙一查就惹到了麻煩?”
    江慧雪還想繼續跟李白扯淡,忽然想起了那筆歐元的事情。
    雖然已經兌換成了大批日元,等同于洗了一遍,她還是十分疑惑,為什么李白拿出的這筆錢會這么燙手,誰沾上誰倒霉。
    之前江慧雪還以為是開玩笑,但是現在看來,分明是一顆真雷,而不是擺件。
    幸虧自己沒有好奇心過剩的去追查,不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把自個兒也一塊弄進去,白瞎了這次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
    “我也不能說太多,就提醒你一句,最好爛在肚子里。”
    李白就怕江慧雪的好奇心導致作繭自縛。
    作當事人,他自然不會有事,但是班長同學把自己給搭進去可就麻煩了,大好的局面很有可能會功虧一簣。
    “是什么?我保證不會亂說。”
    江慧雪心里直癢癢,這家伙太會賣關子了。
    要不是知道李白是湖西市第七人民醫院的正經科室醫生,她簡直會以為對方還干著像007那樣的兼職工作,搞得那么神秘,好像很危險的樣子。
    不過轉念一想,還是拉倒吧!
    大學期間在軍訓時射擊打靶,李白倒是打了個十環,卻是打到了班長同學的靶子上,其他的全飛到哪兒去都不知道,就這種臭槍法還想干007,特么就算是送人頭,也不帶這樣的。
    李白意味深長的說道:“這些錢是官洗,就是官方
    洗錢的意思,明白么?誰都不能承認的,誰查誰完犢子。”
    “我去!你是白手套?”
    江慧雪哆嗦了一下,脫口而出。
    “白手套”是官方買辦,只不過是代理人的意思,常見于網絡小說。
    “什么白手套,黑手套,你小說看多了吧?是臨時工!”
    李白糾正班長同學的錯誤。
    官方絕對不會承認有什么“白手套”,最多只會扯一句“臨時工”的鍋,然后就沒了下文,每年都會處理一堆“臨時工”,甩鍋甩得那叫一個專業。
    “白手套”是合同工,扛大梁子,背得也是大鍋,但是待遇優厚,如果能夠拿到編制,一輩子都能旱澇保收,衣食不愁,比東瀛的終身制員工還要美滋滋。
    偶爾給政府打打零工,賺點老婆本的李白同學哪里會有這么好的運氣。
    老李要是知道自家小崽兒成了合同工,恐怕作夢都會笑醒不可。
    班長同學一頭的黑線,你妹的臨時工,這是想套路誰呢!
    “好吧!你說的都有理,等你回來,我請你吃大餐。”
    江慧雪跟李白同學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家伙沒有半句實在話,竟然想套路自己,也不想想大家都是什么專業畢業的,真以為她進了銀行系統,專業不對口,就提不動刀了?!
    李白笑嘻嘻地說道:“要吃大餐,別拿盒飯糊弄我。”
    有些話半真半假就夠了,多說無益,剩下的讓人自行領會。
    “你等著……”
    吧唧!江行長把通話給掛了。
    咦?這話啥意思?
    李白望著手機,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
    “李白,準備登機了,打電話打這么久?”
    蘇眉背著自己的女士包把李白拉到了候機的隊伍里。
    “是我同學,有事呢!”
    李白收起了手機。
    登機口已經開始排起長龍,眼下時值四月,春暖花開,正值櫻花爛漫時節,前往東瀛旅游的華夏人大增,讓東瀛人壓力山大。
    無他,特么人太多了。
    “我帶了無線移動路由器和東瀛手機卡,你要是沒買手機卡,我可以把WIFI信號共享給你。”
    蘇眉拿出一只自帶充電寶功能的移動路由器在李白面前晃了晃。
    這是在國外獲得穩定無線網絡的最具性價比方案,只需要當地的SIM卡,包用短時間內的網絡流量套餐,價格還不貴。
    真看不出來,小姑娘攜帶的裝備還是挺齊全的。
    蘇眉脖子上還夾著一只靠枕,看來打算一入座就準備補充睡眠。
    “全球通的國際漫游套餐,含電話上網。”
    李白拿出自己的手機,他并不需要太多的流量,一天1G完全綽綽有余。
    如果只是聊微信,兩三百兆都足夠了。
    “真土豪!”
    蘇眉對李白的亂花錢表示不屑,對方一天的費用就超過自己買張流量卡的費用。
    雖然無線移動路由器不便宜,但也只是一次性投入,將來如果再出國,還可以繼續使用。
    李白笑著說道:“我是土豪醫生,你信么?”
    “信!你還上啥班啊?是為了跑來蹭食堂飯的吧?”
    蘇眉直接翻了個大衛生眼,不愧是專業的護士。
    一位門診部不同樓層的護士長以過來人的語氣說道:“李白,該省的要省,該花的,還是要花。”
    她沖著李白眨了眨眼睛,又望向蘇眉,似乎意有所指。
    這些個瓜婆娘,咸吃蘿卜淡操心,成天想給別人當紅娘。
    但是有見過穿白衣的紅娘嗎?
    “苗護士長,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李白同學直接裝傻。
    跟這位老娘們兒打嘴炮,他必輸無疑。
    “你個笨蛋,男人成家立業,得先有房有車,經濟適用房去申請了沒?至少得有五十方吧?平時亂花錢,到時候連首付都拿不出,在湖西市討老婆,沒一百萬想都別想,湖西市的丈母娘要求僅次于滬江市,到時候看你怎么辦?”
    這位來自七樓的護士長越說越來勁。
    李白同學真是愁得慌,這位大姐說的好有道理。
    自己手上兩套三百多平方的大平層,得再去買一套五十方的經濟適用房,又涉及到第三套房,好像政策不允許吧?
    真是好為難!
    大魔頭就這樣輸給了現實。
    “好了,苗大姐,李白又不是這樣的人。”
    小護士蘇眉偷著樂,她根本沒有說破,免得雙方尷尬。
    李白醫生的三百多方大平層要縮成五十方的經濟適用房,簡直是太難為他了,根本做不到啊!
    “我是過來人,還不是為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好,忠言逆耳,將來不要后悔。”
    苗護士長討了個沒趣。
    李白與蘇眉互相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無奈。
    兩人與這位護士長完全搭不上,聊天自然就變得不投機。
    前面的隊伍開始動了起來,登機口不斷響起校驗登機牌的嘀嘀聲。
    因為是單位集體訂票,李白沒有給自己搞特殊化脫離群眾,而是和同事們都坐在中后段的經濟艙。
    這是一架波音737,可以坐一百多人,湖西市第七人民醫院的旅行團就占了四分之一,機艙里鬧哄哄的,不少人都十分興奮,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一些同事做足了功課,準備到東瀛各種買買買,彼此之間互相交流,看看有沒有什么劃算的高性價比商品值得下手。
    但是飛機上了天后,機艙內卻迅速安靜了下來。
    不少人為了趕飛機,起得很早,雖然登機前一直處于興奮狀態,但是疲倦卻并不會消失。
    一旦坐下來,頓感無聊的人立刻就會被困倦籠罩。
    -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