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756節-報告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謝謝,謝謝!”
    王平康在掌聲中站了起來,沖著諸人連連鞠躬。
    “可以了!”
    新成員王平康的哥哥,王平安會長抬起手往下虛壓了壓,會議室內的掌聲漸漸平息,他稍待之后,說道:“我們進入下一個議題。”
    反封建迷信協會看似玩鬧一般,但是會議內容和協會活動卻十分正式。
    所有人面前都擺了紙和筆,可以自行書寫會議記錄。
    王老頭面前則擺著一本厚厚的硬面抄,翻開的紙頁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字,旁邊還放著鋼筆和一副老花眼鏡,顯得極為正式。
    所有人,包括李白和蘇綺雯在內全都正襟危坐,等待領導發言,幾乎是出于條件反射。
    一日為官,終身為官,所以還是那個配方,還是那個味道……
    “去年,我們反封建迷信協會工作剛剛起步……”
    畢竟是曾經的老Shu記,站的高,看的遠,高屋建翎,哪怕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協會在去年并沒有多少活動,但是王老頭依然總結出一二三來,聽起來挺像那么回事。
    王老頭的外甥女蘇綺雯一臉微笑,絲毫沒有任何不耐,或許在她看來,這個協會就是陪長輩們打發時間的小游戲,只需要認真的參與進去就可了。
    倒是李白同學時不時嘴角直抽抽。
    這些老家伙,人都已經退了,打起官腔來依舊不審威風不減當年,遣詞用句老練,氣勢十足,動不動就結合當前的最新國家政策和風向,給你上綱上線,如此屁大的小小協會,硬是給做出了螺螄殼里起道場的架勢。
    不過這些老頭的能量不小,哪怕已經退了多年,依舊不容小覷。
    好吧!
    必須666點贊三十二個贊。
    別人是陪太子讀書,李白則是陪老干部做游戲。
    “……那么請各位協會成員講一講最近的新得體會,或者是收獲與對未來的展望,就當作是今年上半年的一個年中小結,誰領個頭?”
    第一主題的第二部分第三節第四小點……吧啦吧啦講了快一個小時后,王老頭的話題一轉,終于將發言權交還給了眾人,然后老神在在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小口已經快要涼掉的龍井茶。
    如今已經退休,最好的西湖龍井是肯定喝不到,但是湖西市近郊的徑山茶卻是量大管飽,要不南明縣的大佛龍井也能湊和,反正都是口糧茶,味道也不賴。
    說是誰領頭,卻是向著兩位副會長望去。
    從高到低,論資排輩,這幾乎是不成文的規則。
    陳永與鄒學平兩位副會長彼此對視一眼,老陳頭當即拿起自己面前的本子,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今年上半年,我深入研究了近年來的封建迷信詐騙手法,通過幾次實地調查和走訪,制作海報和PPT宣傳片,向當地群眾揭示騙子利用封建迷信活動騙取錢財的手法,宣傳普及各種科學知識,同時協助公安機關成功破獲了兩起詐騙案,挽回了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損失……”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副會長也不是白當的,老陳頭平日里竟然也沒閑著,真真正正的在干些實事,居然還協助公安機關破案,當真是寶刀不老!
    會議室里的掌聲響起了好幾次。
    會長王老頭的是一本厚硬面抄,副會長陳永的是一本軟面抄,只比巴掌大上一些,夾著一支圓珠筆當作頁簽,里面同樣寫著密密麻麻的心得體會和研究成果。
    “厲害了!陳副會長是完完全全將人民群眾利益放在心中,發揮余熱。”
    王老頭在老陳頭介紹完上半年的收獲后,毫不吝嗇的豎起了大拇指。
    “可以啊!老陳,悶聲不響辦了大事,下次可不能一個人吃獨食,得叫上我們才行。”
    席建國的話看似在嫉妒,卻也是為了老陳頭的安全考慮。
    一個好漢三個幫,如果能夠多一個人,萬一有什么情況,也能應付的過來。
    更何況他是從人武部退下來的,多多少少有些武力值,收拾個把楞頭青小伙子完全沒有問題。
    “是啊,一個人是不是太危險了。”
    從軍隊里的司務長病退下來的巫誠身體不太好,同樣想到了安全問題。
    以老陳頭的拗脾氣,搞不好是一個人身涉險境,最起碼也得叫個人跟著才行。
    “我們也是閑著,下次一塊兒去好了,我來安排車。”
    寧思勇是老國安,自然知道深入虎穴的危險性,就怕那些假借著封建迷信名義亂來的牛鬼蛇神們在惱羞成怒之下鋌而走險,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若是那樣的話,老陳頭恐怕就要危險了,畢竟老胳膊老腿兒的,隨便碰兩下,估計都得趴下三五個月。
    “嗨!沒有的事!”
    inject()
    老陳頭看大家一副緊張的模樣,連忙笑著擺了擺手,說道:“根本沒什么危險,就算被發現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他們敢動手?現在舉報黑社會,最高50萬獎金,我跟那些家伙一說,哈哈哈……”
    這老頭也是壞的很!
    誰知道搞封建迷信活動的那些家伙有沒有跟黑社會扯上關系,只要有人舉報,警察們就不會視而不見,自然是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肯放過一個。
    萬一有關系呢?
    臥槽……飛來橫財!
    辱母殺人案里的那些高利貸就是被逮到了黑社會的小尾巴,一個都沒的跑,這會兒正在大牢里哭呢!
    會議室內的笑聲與掌聲并起,這個老陳頭一手騷操作真是666,讓人嘆為觀止。
    主持會議的王老頭笑著說道:“老陳有勇有謀,干的不錯,但是保護自己還是得放在第一位,惹不起的話,我們還可以跑嘛!下面繼續,鄒副會長,該你了。”
    王老頭的話再次引起一片笑聲,他的弟弟王平康跟著一塊兒笑。
    “有老陳珠玉在前,我這兒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獻丑了。”
    鄒學平實話實說,畢竟他沒有像老陳頭那樣搞事情,只做了一些簡單的事情。
    席建國鼓勵道:“沒關系的,能者多勞,不能者少勞,我們這里又不是什么正兒八經的機關單位,玩兒唄!又沒人笑話你,就算是看了幾個電視劇,也能講講嘛!”
    畢竟老陳頭的玩法太硬核,如果每個人都要跟他比,恐怕接下來的個人報告會壓力山大,反而不太好講。
    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老陳頭竟會冷不丁的突然放出這么一顆大雷,鄒學平在腦子里將自己準備的東西重新飛快整理了一下,說道:“那好吧,我就簡單的講一講!”
    原本就是在衛生局當二把手,哪怕退下來也是個人精,隨機應變這點兒能力還是有的,很快提煉出了一二三個亮點出來。
    會議室內再次恢復了安靜,只剩下鄒學平一個人的聲音。
    正如他的“謙虛”之言,精彩程度和爽點不及別樹一幟的老陳頭,但是勝在中規中矩,條理分明,面面俱到,有總結,有分析,也有展望,雖然沒有特別搶眼之處,卻依然還是一篇中上的報告,將浸淫官場數十載的功力盡顯無疑。
    鄒學平之后是市人武部退休老干部席建國,老司務長巫誠,老國安寧思勇,他們也有些準備,但與老陳頭的騷操作還是有一定差距。
    “小李!”
    會長王平安沖著李白挑了挑下巴。
    示意輪到他了,與眾多前輩們在一起,小年輕總是最后一個。
    “我?”
    李白驚訝兼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剛從東瀛回來,得到通知這次會議有新成員加入,卻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么一出節目,他壓根兒什么都沒有準備。
    “沒通知到嗎?”
    王老頭看向客串秘書的外甥女。
    “啊呀!忘了!”
    蘇綺雯一臉震驚的捂著嘴,自己忙中出錯,通知了那些伯伯和爺爺,卻把李白給忘了。
    “沒關系,那就隨便說點兒什么吧?”
    王老頭擺了擺手,看這時間也快到飯店兒了,等聚完餐,所有人便可以各回各家。
    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協會雖然小,但是除了會員年費以外,還有財政撥款,經費方面倒是不缺,甚至還有余裕,足以支撐每個季度都能組織一次活動,聚餐什么的完全沒有經濟壓力。
    “那好吧!”
    雖然沒有得到通知,李白在聽這些前輩們的報告時,猜到了或許會輪到自己,便在面前的A4白紙上一條條的總結了一些,沒想到這會兒正好可以用上。
    “有多少講多少,不要勉強。”
    王老頭點了點頭,正如其他老同志所言,又不是正兒八經的機關單位,就算講的不對,講的不好,也不會有人來追究責任。
    “是是!”
    李白認認真真的拿起A4白紙,不緊不慢地說道:“今年二月,春年除夕那天,我和我父親在回馬縣參與了剿殺越南巫師的行動,當場擊殺四人,逮捕三人,成功阻止了一次打著封建迷信活動的非法行為。”
    王老頭⊙▽⊙:“……”
    老陳頭Σ(`д′*ノ)ノ:“……”
    鄒學平Σ(°△°|||)︴:“……”
    一眾人集體慌得一批,老陳頭的操作最多是通知警察來拿人,特么你卻是直接大開殺戒?!
    要不要這么生猛?
    -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