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μú806?ú-2?±|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還沒等老陳頭開口,李白搶先說道:“他是人,我是鬼!”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明顯是不折騰一下不舒服斯基。
    “你們……”
    支村長張了張口,只剩下滿臉苦笑。
    這兩位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竟然反過來將了他們一軍。
    到底是誰在裝神弄鬼?
    要不是對方打著反封建迷信的幌子,說不定他還真信了。
    李白與老陳頭這邊陷入了沉默,等著天坑村這些人的反應。
    支老村長知道對方可以保持沉默,自己卻不能一直裝聾作啞,最后無可奈何地說道:“我們找個地方聊一下吧!”
    接著沖幾個老伙計說道:“把家伙都撤了,散場吧!”
    雙方當面,再玩那些把戲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雙眼發光的那位其實是戴著個鋼鐵俠的面具,揭開后便露出一張布滿皺紋的老臉,看上去不比老村長年輕多少。
    “現在的城里娃,膽子真大。”
    佝僂著背的老太太搖著頭,脫下身上的“吉利服”。
    城里娃只能算李白一個,從年齡上看,小鬼大概也算作鬼。
    “不如外面!有桌,有椅,正好說道說道。”
    支老村長的話正中老陳頭的下懷。
    這個時候他睡意全無,正好可以聊聊天坑村的秘密,“鬼屋”和“鬧鬼”究竟是何緣由。
    “請!”
    老村長做了個請的手勢,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解釋個清楚,對方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人群逐漸從這座破宅子里散去,地道口推開的石板重新合攏,燈光依次熄滅,又再次恢復如初,依舊是一副原本的破敗模樣。
    四支燈桿點亮,照亮了帳篷和鄰近的院子。
    “小李,給燒點茶水。”
    老陳同志真是一點兒都沒有客氣,大馬金刀的往折疊凳上一坐,直接使喚起李白同學。
    “好嘞!”
    李白伸出手,在桌面上一揮。
    擺在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瞬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青瓷冰裂釉茶壺和幾只精致的小茶碗。
    茶壺嘴升騰著裊裊水汽,里面的茶水正燙手。
    “嘿!什么茶葉,聞著怪香的。”
    老陳頭沒有在意,只當作是某種障眼法,連人都能“隱身”,更何況是東西。
    他拎起茶壺主動給一塊兒坐下的支老村長滿上一杯,其次是自己的,最后才輪到李白。
    “大佛龍井。”
    李白自然不會拿頂好的茶葉出來,在南明縣隨手買的本地特產茶葉。
    南明縣的茶種取自湖西市的龍井,同根同源,除了聲名不及原產地以外,品質竟絲毫不遜色幾分,性價比猶高,作為自享的口糧茶,絕對是不二選擇。
    老陳頭淺淺的品了一小口,點點頭,說道:“有多買沒?回頭給我勻兩斤。”
    他曉得李白購物習慣叫囤貨,采買量遠遠超過普通人,通常情況下都會有的多。
    “別說兩斤,就是兩百斤也是有的。”
    正讓老陳頭猜中了,李白同學起碼囤了七八百斤,把賣家樂的合不攏嘴。
    “好茶
    inject()
    !”
    支老村長顯然是喝過大佛龍井的,品出了茶壺里泡的是高檔貨,比自家種的野茶要好上不知多少去。
    “支村長,說說情況吧!”
    老陳頭洗耳恭聽。
    大老遠跑過來,又是大半夜的,他可不想白跑這一趟。
    “咱們這個天坑村,以前的名字就叫這個,起于一百多年前,可以追溯到太平天國,這里曾經就是一個躲避清廷追殺的藏身之地。”
    支老村長開口講古,一下子就扯到太平天國上去了,感情天坑村的村民們竟然還是太平天國的后人。
    太平天國最后完了犢子,逃過清廷追殺的這些將士躲到山里,占山為王。
    百多年下來,山寨變成了村寨,許多東西淹沒在歲月中,漸漸荒敗,不過偶有被后人發掘出來。
    有人發現了村里老祠堂下面的地道,更重要的是,下面竟然還埋藏著太平天國時期攢下的各種金銀珠寶和兵器鎧甲。
    兵器鎧甲早已經被地下的潮氣侵蝕,變成了銹渣子,連拎都拎不起來。
    倒是那些金銀珠寶,除了積灰嚴重以外,大多完好無損,只是光澤黯淡了許多,不復往昔的耀眼奪目。
    這批財寶被發現既是好事又是壞事。
    好事是祖先們積累下來的財富沒有白白埋在地下,終于得以重見天日,壞事卻是整個村子上下沒有處理這批財寶的能力,很容易引起矛盾,平添不和。
    村里的留守老人們一合計,這些東西當初是財寶,如今卻已經是珍貴的古董,在法律上,應該上交國家。
    但是在某種意義上講,又是全村人的祖產,作為后世子孫,怎可輕易拱手讓人,上交一塊黃金,獎勵一塊狗屎,值不值當還兩說,若是碰到一兩個膽大包天的貪官污吏,豈不是要肉包子打狗,白白便宜了賣國賊?!
    這些金銀珠寶的最后去處,始終沒能合議出個結果。
    雖然拿不定主意,但是老人們的口風卻很緊,沒有貿貿然告訴自己的后輩,給年輕人徒增煩惱,依舊將財寶存放在老祠堂地道內原處,村子里里外外都沒有比這里更隱秘更安全的所在。
    某天,有一支影視劇組來到村子里,試圖借用老祠堂的場地現場拍攝幾組鏡頭。
    考慮到祠堂下面的秘密,村里老人們沒有同意,連租用價錢都不講,但是劇組卻偏偏看中了這里,并沒有立刻撤走。
    支老村長等人都是老胳膊老腿兒,肯定拗不過劇組里的那些年輕人,暗中悄悄一商議,借著地形熟悉,在深更半夜里制造出了一些動靜。
    在以訛傳訛之下,把全劇組上下所有人給嚇壞了,幾乎是連夜撤走,特么鬧鬼的事情誰說的清楚。
    后來又有驢友和網絡主播等人陸續來到村子里,被支老村長他們如法炮制,一一嚇走,地下埋藏有財寶的老祠堂固然不再受打擾,但是“鬼屋”的名氣卻不徑而走。
    直到今天,終于把反封建迷信協會的人給招惹來了,沒能嚇唬成功,反而讓“鬼屋”真相大白。
    “居然還有寶藏!”
    老陳頭摸著下巴上的胡子茬,沒有料到其中還有這樣的原因。
    這些村民果然不是無緣無故的裝神弄鬼,而是有苦衷,不得不這么做。
    “你們可以選幾件珠寶帶走,但是務必請保守秘密。”
    沒能唬住對方,支老村長只好投降,希望能夠用一些金銀珠寶來封住對方的口。
    “哧,我們要這些東西干啥?不要,不要,一個都不要!”
    老陳頭笑著直搖搖頭,不論是他自己,還是李白,都不是貪財之人,對方很明顯是小覷了他倆。
    -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