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902節-一條名叫尼瑪的二哈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當聽到村子里面響起“狼嗥”聲時,不少人慌了神,他們竭盡全力,好不容易才把狼群阻擋在外面,可是突然有一頭“狼”闖了進來,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堅固的堡壘也怕從內部攻破。
    中心開花,里應外合……嘶,許多人都不敢再想下去。
    “不是狼!不是狼!是我家的尼瑪!”
    一個德吉村的小伙子牽著一條賊眉鼠眼,吐著舌頭的家伙跑了出來。
    語氣里面多多少少有幾分顯擺的意思,又多了一個新成語,爛哈充狼。
    那條蠢萌的家伙還時不時仰頭沖著月亮長嘯,眾人這才聽了個真切,“狼嗥”是這家伙發出來的,差點兒沒把自己的鼻子給氣歪了。
    這尼瑪太嚇人了。
    沒錯,這只二哈的名字就叫尼瑪。
    好端端一條狗,真當自己是狼嗎?
    眾人好想把這條作怪的蠢狗給當場打一頓。
    “┗|`O′|┛嗷~~嗚!”
    德吉村外面再次傳來狼王的嗥叫。
    狼王的聲音很好分辨,清亮高亢,與別的狼完全不同,哪怕眾狼齊嗥,狼王的嗥叫聲依舊如同鶴立雞群一般辨識度很高。
    聽到狼王的聲音,哈士奇突然興奮起來,在原地蹦了幾下,猛然甩開鏟屎官,拖著繩子沖了出去。
    “喂喂,尼瑪,尼瑪,回來!”
    雪撬犬的爆發力驚人,在猝不及防下,韁繩脫手而出,當反應過來后,氣急敗壞的小伙子在后面追趕,一人一狗跑過之處,帶起一片哄笑。
    給狗取這個名字,不明真相的漢族兄弟搞不好以為這是在罵人。
    幸好這里是牧區,倒是不容易誤會。
    哈士奇的速度極快,畢竟翹家是有名的,一旦興奮起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天南地北,沖到三米多高的柵欄邊上噌噌噌的兩三下就上去了。
    論起腰腹力量,哈士奇完爆野狼,腰好腎不虧,腿腳利索,爬高就跟玩一樣,十幾米高的大樹都能上去更何況只是區區一道三米多高的竹編柵欄。
    野狼們的表現都沒有這條哈士奇熟練。
    轉眼間的功夫,“嗷……”
    哈士奇發出一聲慘叫,吊在了柵欄上,差點兒忘了,那根韁繩無巧不巧的正卡在柵欄縫隙上,當場就成了吊死狗。
    如果是正經的土墻、磚墻和石墻,很難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用毛竹編束而成的柵欄卻有極大的概率被卡住繩索類的物體。
    心急火燎的忙中出錯是二哈的常態,掛墻是基本操作。
    哈士奇被吊在離地一尺多的高度,保持著人立的模樣,吐著舌頭動彈不得,只是藍眼珠子瞪得有些瘆人,活脫脫一只吊死狗兒。
    追過來的小伙子都快要被自己的狗子給蠢哭了,連忙用刀砍斷了卡住的繩頭,生怕晚一會兒,真把這條蠢狗給吊死了。
    哈士奇狼狽落地后,蔫頭搭腦的吐著舌頭,再次原地滿血復活,搖晃著腦袋又發出一聲“狼嗥”,依舊不知死活的往草原奔去,脖子后面的韁繩被鏟屎官砍短了三尺有余,甩在身后隨風飄蕩。
    弦月下的奔跑,那是狗子逝去的青春。
    還沒跑兩步,一頭栽進拖拉機刨出來的溝里,灰頭土臉的爬起來再跑,然后又栽進去,柵欄內側暴跳如雷的鏟屎官不忍直視,都說二哈蠢,但是蠢到這種地步也是沒誰了。
    人生哪能沒有個三起三落,狗也是!
    二哈用自己的三栽三爬證實了這一點。
    遠處的狼王再一次以貨真價實的狼嗥給予回應。
    真假“狼嗥”一遠一近,呼喚著彼此。
    野狼陣形左右分開,一頭灰白色的大狼從容而出,打量著飛奔而來的二哈。
    柵欄外面的野狼們同樣也糊涂了,這位濃眉大眼的“勇士”怎么從來沒有見過。
    它究竟是什么時候沖進村子里的,還能毫發無傷的全身而退?
    哈士奇是狼中的貴族,只不過是跑偏了而已,當然,這個很哈士奇!
    一狼一狗彼此距離不斷拉近。
    “是狼王!”
    站在柵欄內側的老獵人潘希迪激動萬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眾里尋它千百處,霎然回首就在柵欄百步外,他拎起雙管獵槍準備換上更加精準的獨頭獵槍彈,卻被二哈的鏟屎官攔住。
    “不許開槍!”
    小伙子急了眼,特么槍炮無眼,萬一把自己的蠢狗給打死打傷了怎么辦。
    哈士奇與野狼的相似度高達99%,這一跑遠,又是夜幕下,怎么可能分的出來。
    二哈哪怕再蠢,也是自己家的,讓人隨便打死了算怎么回事。
    “你要干什么?只要打死狼王,這些狼立刻就散了啊!別拉著我,到一邊兒去!”
    老獵人也很生氣,哪里跑來的瓜娃子,一點兒也不懂事,在這個
    inject()
    節骨眼兒上來扯后腿。
    “不行就是不行!”
    小伙子一巴掌拍掉老獵人掏出來的子彈,兩人開始拉扯起來。
    “喂喂,你們兩個別亂來,手上還有槍啊!”
    “小心槍!小心槍!”
    一看到小伙子和老獵人互相開撕,其他人慌了神,萬一走個火,搞不好要死人的。
    老獵人只好丟開槍,專門掰扯眼前這個年輕人。
    槍上有扳機和擊針雙保險機構,但凡事都有個意外,這個時候把槍扔開是最正確的選擇。
    其他人則圍了上來,將兩人強行分開。
    狼群在外面狼視眈眈,還沒有發起進攻的時候,自己人先干起來,這算什么道理。
    “滾一邊去,別搗亂!”
    縣公安局的副局長趕過來,一腳踹翻了二哈的狗主人,真特么什么人養什么狗,武大郎玩夜貓子,這位跟自己二哈一個德性,根本不知道個輕重。
    一頭哈士奇重要,還是柵欄里所有人重要,這還需要猶豫嗎?
    距離柵欄約七八十步的草地上,灰白毛色的狼王與哈士奇彼此對視,互相繞著圈子。
    彼此嗷嗚嗷嗚嚎了好幾嗓子,只不過聲音比之前要低多了,畢竟這么近的距離可以聽得清清楚楚,不必再用力。
    大概意思就是:你瞅啥?瞅你咋的?你再瞅試試!試試就試試……
    狼王發出一聲低吼,哈士奇一楞,隨即撒著歡兒的撲上來。
    狼王的揮爪子,二哈嗷嘮一聲吼……躺地上了,被扇了個懵逼。
    狼的前肢也很有力,能夠讓群狼服首聽令的狼王更是不差。
    哈士奇的扛揍能力很不錯,一骨碌爬起身來,與狼王撲到一起,竟然不落下風。
    哈士奇的鏟屎官背著一個大腳印子,卻在手舞足蹈,興奮不已的指著柵欄外,洋洋得意地說道:“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我的尼瑪在跟狼王搏斗!”
    一狼一狗就像古代戰場上的斗將一樣,你來我往,戰的不可開交。
    一團團的狗毛或者狼毛隨風飄散,當真是勢均力敵。
    養的一條寵物狗卻能夠戰狼王,足以讓人驕傲了,就算是獒犬,也未必有這樣的本事。
    “有點兒意思啊!”
    看到這一幕的縣公安局副局長摸著下巴,高手在民間,好犬顯然也在民間。
    哈士奇的表現讓他有些意外。
    狼群之王與村里的一條“土狗”仿佛兩個軍陣的前鋒大將,在陣前決斗,互相默契的迂回加速,狠狠撞到一起,電光石火間的兇猛一擊后再次分開,重新尋找機會,準備下一回合的交鋒。
    不過副局長大人純屬是想多了。
    哈士奇列傳,遇狼則強。
    二哈打狼是有天然戰斗力加成的。
    “嗯?”
    老獵人潘希迪驚疑不定的看著正在激烈互動的一狗一狼,他的獵槍扔在地上,還散落著幾顆子彈。
    不過哈士奇能夠與狼王打得難分難解,實在是出乎他的預料。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特么一條蠢萌到家的二哈,竟然能夠戰狼王,先不說打不打的贏,就憑這份勇氣就足以令人佩服。
    打著打著,哈士奇逮著一個機會,撲倒了灰白色大狼,將它狠狠摁在地上,雪撬犬的前后肢力量一起發力,絕對不容小覷。
    “好!”
    “打的好!”
    “咬死它!”
    看到村里的狗把外面的狼給打趴了,德吉村的牧民們發出歡呼聲,哈士奇的表現讓他們與有榮焉。
    獒犬們同樣一通狂吠,似乎在為自己的伙伴助威加油。
    德吉村牧民的歡呼帶動了更多人的歡呼,柵欄里面氣氛熱烈,此前與狼群搏殺的疲憊完全一掃而空,加油聲此起彼伏。
    哈士奇的咬合力絲毫不遜色于野狼,否則也不會被稱為拆家小能手,沒有一副好牙口,怎么拆家?
    如果真能把狼王咬死,那么這場人與狼的戰爭就會劃上句號。
    失去王的狼群陷入群狼無首的處境,當場四分五裂,跟著各自的頭狼離去。
    可是在下一秒,歡呼聲戛然而止,空氣中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撲倒了灰白毛狼王的哈士奇嗷嗷亂咬一通后,竟然撲在對方身上,找準位置,扭起了屁股開始聳動起來。
    畫風一百八十度大變。
    真是尼瑪了!
    名字一點兒都沒有取錯。
    這,這,這是要日狼王……
    柵欄內一片鴉雀無聲。
    -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