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904節-引狼入室

都市劍說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草原上,刀子普遍很鋒利。
    牧區的刀子更是常見,是必備的生活用品,其用途就像筷子湯匙一樣,根本沒有辦法管制。
    老獵人三下五除二,切開了這塊凍得發硬的牛肉,分出七八斤重的一塊,以哈士奇的牙口,完全沒有壓力。
    其他的全部便宜了那些搖著尾巴的獒犬,別指望村里的獒犬有多少節操,外人投食,它肯定吃。
    遠處傳來一聲有氣無力的半個狼嗥,為什么說是半個呢?
    “嗷!~嗚汪……”
    二哈終于原形畢露,再也裝不下去了,生活是如此的艱難。
    一狼一犬令人不忍直視的姿勢慢慢解鎖,兩者終于分開。
    心滿意足的哈士奇進入賢者時間,終于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鏟屎官,丟下灰白毛狼王,屁顛屁顛往回跑。
    野戰營的主子要回家了!
    跑了兩步,就地坐下,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叉開雙腿,伸出大舌頭舔了幾下自己的兇器,戰功赫赫。
    有詩為憑: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拎著肉塊的鏟屎官翻了個大白眼,實在是沒眼看。
    幸虧流氓罪在1997年從刑法中被取消,如此公然耍流氓,恐怕等不到坐牢,就會變成狗肉煲。
    狼群后方的小狼崽子們也不知道從這場“決斗”中學到了些啥。
    哈士奇麻溜的翻過柵欄,露出討好般的賤笑,吐著舌頭想要去舔主人,表示親近,卻被狠狠的踹了一腳,發出敗犬一般的唁唁聲。
    這點兒揍對于二哈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這翻柵欄的姿勢熟練無比,恐怕以前就沒少偷偷翻過。
    回到柵欄里面,二哈被打回了原形,依舊是那條見人就慫,而且還會花式慫的慫犬一條,六歲小孩都能欺負得它滿地找牙。
    “滾一邊去,舔過你的臟東西,別再來舔人。”
    小伙子瞪了這個沒出息的東西一眼,直犯惡心,將手中的肉丟了過來。
    好想把這貨給揍一頓。
    “汪!~”
    其實哈士奇一直瞅得都是鏟屎官手上的肉,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又或是“大戰”),此時此刻正急需補充能量。
    一看到肉飛過來,登時蹦起兩尺高,啊嗚一口叼了個正著。
    互相通過消息的獵人們聚到一起,盯著這只哈士奇,尤其是老獵人,手心攢了一把汗,默默祈禱自己的方案能夠實施。
    扔在地上的獵槍重新背在了老獵人身上,跌落的子彈也同樣回到了子彈帶內。
    因為是凍肉,凍的跟石頭一樣,不僅磕牙,還凍牙,想要咬下幾口能咽到嘴里的,著實不容易。
    二哈狠狠撕扯了好幾下,將自己的咬合力功率全開,終于啃下了一小塊,也不管冷熱,嘎吱嘎吱嚼了幾下,美滋滋的咽進肚子里。
    它忽然支楞起耳朵,有些疑惑的轉過頭瞅向柵欄外面。
    灰白毛色的狼王正趴在枯草叢中,眼巴巴的盯著自己,還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巴。
    哈士奇緩緩的低下頭,看了一會兒地上的凍肉,好一會兒,似乎懂了什么。
    只有小伙子眨巴著眼睛,疑惑不解。
    這條蠢狗剛才不是吃的挺歡實,難道不合胃口?
    這不對啊!
    以前不是挺喜歡吃的嗎?連凍得像石頭一樣,都能渾然不在意的啃得干干凈凈。
    可是現在怎么就突然不吃了呢?!
    如果是兩條單身狗
    inject()
    ,他一定不會如此迷惑,但是這里只有一條單身狗啊!
    一雙毛茸茸的尖耳朵抖了抖,哈士奇看了看自己身前的肉,又看了看狼王,猶豫一會兒,叼起肉轉身就跑,三下兩下竄上柵欄,再次翻越而過。
    “喂喂,尼瑪,別跑!”
    看到自家的蠢狗子又跑了,還帶跑了凍肉,鏟屎官再次追之不急,站在柵欄內側直蹦。
    叼著肉塊的二哈這一次終于學聰明了,三道橫溝一躍而過,就像風一樣掠過深秋的草原,來到灰白毛狼王面前,有些不舍的將肉塊丟下,還不忘舔上兩口,不知道是熱心的舔去沾上的泥土草屑,還是再嘗兩口味道。
    狼王倒是一點兒都不客氣,撲上肉塊,狠狠撕扯起來。
    之前被哈士奇給啃過,表面有些化了,以狼的咬合力,同樣可以做到嘎嘣脆的撕扯開來。
    哈士奇只好眼巴巴望著,口水直流,舌頭不斷舔著嘴角,幾次想要從狼口奪食,卻被一聲低吼給嚇退,它回轉望向柵欄內側的鏟屎官。
    可惜鏟屎官正在生氣中,根本沒打算再拿出第二塊肉來犒勞狗主子。
    大戰過后,饑腸轆轆的狼王將哈士奇叼來,還剩下五六斤重的牦牛肉給吃的干干凈凈,凍肉下肚,會不會拉肚了,恐怕就不得而知。
    和雪撬犬一樣,草原野狼同樣習慣于從冰天雪地中覓食,哪里有機會吃到熱食,從冰柜里拿出來的和野外打來的血食并沒有任何區別。
    狼王吃完牛肉后,意猶未盡的到處嗅著,一直嗅到哈士奇身上,伸出舌頭在它的嘴上舔了舔,還能咂摸出一些肉味兒來。
    哈士奇也聞到了狼王嘴邊的牛肉味兒,饞得也伸出舌頭。
    一狼一狗互相舔著,在別的狼和人眼里,這根本就是秀恩愛,撒狗糧,理當天誅!
    吧唧吧唧舔了一會兒,肉味兒終于沒了,只剩下狼味兒和狗味兒。
    狼王瞅著傻里吧唧的哈士奇,仰頭發出一聲長嘯。
    哈士奇也跟著長嘯起來,只不過收尾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汪”!
    到底它不是狼,而是狗!
    狼王也很疑惑,弄不明白這貨到底是狼還是狗。
    就憑哈士奇的模樣,別說是狼,就算是人,有時候也很難分辨清楚。
    在此之前,老獵人潘希迪在狼王現身后,準備舉槍射擊,卻被哈士奇的主人攔住,雙方發生爭執打斗,也正是因為這個。
    月光下,老眼昏花,把二哈當成狼的概率不低。
    打過一場“友誼賽”,又吃飽喝足,狼王心里還在猶豫。
    “把你的狗喊回來,不然要跟著跑了。”
    看到狼王和哈士奇互相陷入了猶豫,老獵人連忙提醒小伙子。
    哈士奇擅長翹家,撒起歡兒來,玩瘋了很容易找不到家在哪兒,一旦讓狼王給拐跑了,那么這一次的嘗試將前功盡棄。
    “啊!對啊!”
    小伙子一拍大腿,也終于回過神來,扯著嗓子大喊:“尼瑪!尼瑪!快回來!回家吃飯了!”
    “用這個喊!”
    日達木副局長將電喇叭塞到小伙子手里,喊聲立刻提升了一個數量級。
    聽到鏟屎官在呼喚,哈士奇條件反射般慢慢往回跑。
    狼王不由自主的跟在它的后面。
    “狼王跟來了!”
    老獵人喜出望外,這只二哈立下大功,終于Shui服了狼王,困局可解矣!
    可是哈士奇在前,狼王在后,還沒跑進柵欄外三四十步的距離內,一聲聲狼嗥,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狼群不能沒有自己的王,幾只頭狼叫喚了起來。
    反正這事兒人說人有理,狼說狼有理。
    -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劍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