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全知全能者 > 第166章 臥聽疲馬嚙殘芻

全知全能者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雖然常年在街上出攤,但其實基本上都是兩點一線,父子兩人對這街邊的情況并不很熟悉。
    特別是朝著他們回家的反向,從南向北的時候。
    只走了一小段路,就進入了他們完全陌生的區域。
    可能是因為傍晚,也可能是即將面對的情況很特殊,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小洛普心頭升起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父親。
    覺察了他的目光,可能也覺察了他心里的猶疑,父親什么話也沒有說,只是從挑著擔子的肩上騰出一只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像一股比陽光還要溫暖得多的力量,注入了洛普的身上心里。
    洛普心頭一暖,眼也一熱,莫名其妙地就濕了眼眶。
    父子倆先是找到河,然后沿著河邊的大路向北走,而走了不到一會兒,就果然看到了一道橋。
    在看到橋的那一剎,父親目光一凝,而小洛普的心臟怦怦跳著,下一刻,卻又屏息到近乎窒息。
    兩人的腳步都停下了。
    洛普又看向了父親。
    父親并沒有放下肩上的擔子,他雖然竭力地朝橋上望,朝橋的對面望,但一來距離還遠,二來橋的兩邊好像都有人在來往,也看不出什么。
    頓了頓之后,父親道:“走吧!”
    小洛普大步跟上。
    很快,來到橋頭。
    這是平橋而不是拱橋,或者說,只是稍微有一點點兒拱,站在橋的這頭,對面所有的光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大子,你要找的……”父親放下擔子,轉過頭來對洛普說著。
    只是剛說到一半,他就頓住了。
    小洛普目光僵硬,直直地看著橋對面,依稀中聽到父親的問話,他伸出手來緊緊地纂著父親的手,不自覺地低聲道:“爹地,我看到了!”
    “就是那個人!”
    “他果然在!”
    小洛普低聲、連聲地說著,話音打顫。
    甚至,他的整個小身體,都在微微地打顫著。
    父親望過去,其實橋對面有著好些個人,還有人站在那里三三兩兩地交談著,父親也不知道洛普說的究竟是哪一個。
    但這不重要。
    “大子,那你快點過去,不要讓大人等!”父親說著,重重地一拍洛普肩膀。
    “爹地……”小洛普有點疑惑,大概是父親為什么不和他一起過去。
    父親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又或者并沒有,這時,他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用力一推,一個小小的踉蹌中,小洛普就被推出去了。
    回首望了一下父親,小洛普再不遲疑,直接就連走帶跑,奔向了橋的另一頭。
    對于今天來到這里接人,田浩也是比較奇怪的。
    但那是少爺的指令,雖然是在夢中。
    所以田浩沒有任何遲疑,收班后,直接就過來了。
    而當他在這個橋頭站著,沒要多久,果然,一個小少年向他奔來。
    橋頭及附近站了不少人,而那個小少年沒有任何猶豫地直接奔到了他的面前,距離兩三步的時候,少年停下,仰起頭來,然后用微喘著氣的顫聲說道:“老爺……”
    “是我。”田浩上前兩步,伸出手來摸了摸小少年的頭,“你叫什么名字?”
    “老爺,我叫洛普!”
    夢中的情況應驗,小洛普激動得都快要暈了過去,他的小臉蛋變得通紅。
    “我姓田,你不要叫我老爺,就叫我田伯吧。”田浩說著,然后道:“那邊那個,是你的父親吧?去把他叫過來,我有話對他說。”
    inject()
    片刻后。
    看著束手束腳站在面前的中年男子,田浩心中不自禁地便是感慨萬分。
    他的年紀和對方差不多大。
    而在幾個月前,他其實也是和對方差不多的樣子。
    但現在,兩人站在一起,沒有任何人能把他們看成是同一類人。
    也直到這個時候,有了這樣一個對照,埋頭于同福樓幾個月的田浩,才恍然發現,自身的變化究竟是有多大!——少爺都還沒有教他修行呢。
    “老哥。”田浩握著對面男子的手,絲毫不在意那手的粗糙以及上面還沾著黑灰。
    而洛普的父親只是拘束著,如木頭一樣。
    “老哥,我在城里的同福樓做事,也是個廚子,說起來,我們還是同行呢。”看了眼男子的擔子,田浩笑著道,“你家小孩,嗯,小洛普,我想把他帶到同福樓去,做個小廚子,老哥你看,愿意不?”
    “愿意!老爺,當然愿意!”洛普父親有點不相信此刻看到的和聽到的,像是做夢一樣。
    但事實就在眼前。
    “大子,還不跪下來,拜見老爺!”洛普父親說著,就拉著洛普的手往下一拽,同時自己的膝蓋也往下彎。
    他不止是要洛普跪拜,自己也要跟著跪拜。
    田浩沒有攔。
    他心里想的是,代少爺受這一拜。
    少爺讓他收下這小孩,肯定不止是要他培養一個小廚子。
    真要找廚子的話,不管老的少的,根本不需要少爺出面,只要他自個站出來吆喝一聲,保管立刻有人站出來排隊,把四正街排滿都排不下!
    但少爺的用意田浩也沒有去猜。
    就如田浩同樣沒有去猜少爺將來對他的安排一樣。
    少爺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這樣就行了。——跟了少爺之后,都不記得是什么時候,這樣一個心念就在田浩的心里扎根了。
    “老哥,你回去后,如果有人問起來,就說有親戚在城里做事。”待父子兩人起身后,田浩吩咐道,“小洛普以后吧,一個月可以回家一趟。”
    “平時家里要是遇到什么事情的話,你就可以到這個地方來,然后隨便找一個人,讓他帶個口信到同福樓,就說找田管事,田掌柜也行。”
    “田伯,找誰都行嗎?”卻是洛普仰著小腦瓜兒問道。
    “對的。不管是同福樓,還是你田伯,在城里都還是有那么一點小名氣的,只是捎個口信的事,很多人都會愿意幫忙的。”田浩摸了摸洛普的小腦瓜兒,微笑道,“和你父親說再見,我們走吧。”
    夕陽下,中年男子久久地佇立在橋頭。
    長長的扁擔橫在他的膝下,遠遠望去,就如一幅靜止的畫。
    田浩牽著小洛普的手,而小洛普一邊走著,一邊不時地回望。
    之前尋來的時候,是興奮,是激動,是好奇,是忐忑。
    而現在,這個才十歲的小少年,卻也是意識到,從今天開始,他的日子大概會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洛普,你是怎么找過來的?”
    當那道橋已經被遠遠地隔在身后,小少年也不再頻頻回望,而是開始把好奇的目光放在兩邊街道的時候,田浩開口問道。
    “田伯,我是昨天夜里做夢……”
    “行,我知道了。”田浩道,“要是以后說起這個事,你就說我是你的遠房大伯,在街上閑逛的時候看到,然后把你帶過來的。”
    “田伯,我知道了!”
    走著走著,少年好奇心起,開始主動問起:“田伯,您是同福樓的管事,管事是大當家嗎?”
    “哈哈,你田伯只是二當家,大當家的姓崔,你見著時也叫他崔伯就好了。”田浩笑說道。
    ……
    晚涼中,一老一小的影子漸漸模糊在一起。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全知全能者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彩3d胆拖中奖规则